国内新闻 更多>>
煟抖❠퉣_鲜血滑出嘴角,沿着脖颈流入身下的枯稻草中,染红一片……赵太后的死在宫中没有引起任何波澜,也就小宫女小太监,偶尔私下里嚼舌说两句,便再没有人提起过了。大家议论更多的,还是不久后将要举办的封后大典。
赵太后眼睛一睁自然就看到了站在牢栏外的朝雾,想想她们上一次见面,她是高高在上的皇太后,牢栏外的人只是李知尧的小小侍妾。
ﱾࡔ䕎䕎䕎㈀ ㈀ _但凡是帮着李知尧坐到这个位置上的人,跟着李知尧从蛮州打到京城,没人不知道这个女人对李知尧有多重要。在他们心里,只要李知尧能做皇帝,朝雾那就是皇后。
朝雾又跟他拈酸,“你不是要选一窝女人进宫么,惦记你的女人可多呢,你找她们教去。”
李知尧臭不要脸道:“来点实际的行不行?”
“呸。”朝雾轻轻啐了一下,闹得脸颊有些红,窗外的阳光照得皮肤近乎聪明。她任李知尧抱着,迎着李知尧的目光,“哪一个是真惦记你,惦记你的权力地位罢了……”
䵑㦍瘀䝲❙譗兿�_虽不常见,但朝雾却了解她亲爹的性子。她的那个爹,最是讲究纲常的正派之人,眼里揉不得沙子,厘家的声誉比任何的一切都重要,礼法规矩是他所有的行事准则。
䵑㦍⡗뽾슉୷ᕞᕞᕞ_李知尧去到沙盘边,不多说废话,直接道:“本王得到密报,此时京城兵力空虚,基本算座没有防守的空城。本王和钱先生做了商议,打算放弃攻打定州,而是直接绕开,取道小城和州县。济州和温县全部不攻,我们直接入京城。”
李知尧眼底倏地暗了一下,片刻后,语气也沉了些,“不止董远,包括战死的所有人,他们要的不是我们这点没用的难过。他们不能白死,所以我们必须得成功。”
�_李知尧说起了腻歪话来,“心肝都让你掏走了,哪里还匀得了给别人?”
�_朝雾终于知道他在说什么了,她又哪里敢嫌弃。李知尧身边的人她多少都了解,知道钱胜文是个博学之人,也是李知尧十分敬重的人。
不用他过多解释,朝雾明白这话里的意思。之前她从没想过李知尧走上这条路,身上要压多重的担子,又会活在一种什么样的水深火热当中。
他面上倒是不慌不忙的,吃饱了放下筷子,回答朝雾的话,“已经无路可撤了。”
�_他到床边把药碗送到李知尧手里,“这个雾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散,希望能多撑几日,也叫您养好身子。只要这雾在,吕问应该不会出兵。”
朝雾脸蛋一点点变红,染上眼睫眉梢。不想再听他继续说下去了,听得心脏也忍不住在噗通噗通地跳,她忙抬手抱住他的脖子,堵住了他的嘴唇。
精神已经差不多接近崩溃了,她猩红着一对眼睛,揪着那运尸身的士兵问:“是谁杀的?如此狠毒,连个全尸也不留下。你告诉我,头呢?!没有头,怎知是谁?!”